beach2.jpg

 “溫柔而堅定的力量…”
我在九推親自感受到了。

朋友都好奇我怎麼會加入荒野。

這些好奇寶寶第一句通常是:”哦~ 徐仁修老師是你的偶像齁?”
說實在,我連徐老師長甚麼樣子都是在九推快結業才從簡報看到。

其實,走入荒野,是翊齊推薦我的。
兩年前,我剛完成學業從深愛的港都高雄回到宜蘭。
沒想到四年間,雪隧蓋完了,我的家也變了。
門前那塊綠油油的田地,還是有蒼鷺在拾撿老農夫收割後殘留的穀穗,而灌溉渠道邊的穗花棋盤腳仍忠實的在夜晚綻放,橘色路燈下的光線裡會瀰漫淡淡的花香…
晚上的風還是那樣令人精神氣爽…

不同的是,田間別墅一間比一間豪華,像是輸人不輸陣的在比賽著。
(民雄、仔仔和于美人也都在這裡置產。)
我最不甘心的是,國道五號的高架橋居然很不客氣的遮住的我從小觀星的天空。
鎮上變熱鬧了,車子變多了,垃圾也多了,坪林的高中同學家開的小吃部倒了…
帶著不甘心的情緒,我參與了”高花蘇”(反蘇花高)的群組...
我不要這鬼玩意偷偷摸摸的毒害整個前海東部。
過程中遇到翊齊也關心這議題,牽我進培力,當時跑的議題是沉重的霄裡溪…
處於”憤怒的年輕人”階段的我,目睹一條溪為了發展產業而死亡,更加憤怒。

那時,常常吃飯吃到一半,就在餐桌上差點跟親友因為蘇花高拍桌子吵架。
現在回想都覺得:”我幹嘛這樣?”

是生命經驗塑造我憤世嫉俗難搞的個性吧!
我是個精神官能症患者。
我在高雄的醫生曾經送我一幅字畫,上面寫著:”改命、改運、不如改個性。”
偏偏,個性要改,比登天還難! 有、夠、難!
過去七年來,這個疾病可以輕易的撂倒我。
我的世界沒有希望,只有很黑很沉重的遺憾、憤怒、以及可怕的自我毀滅。
跌跌撞撞四年後,帶著對世界的怨恨,我回宜蘭,獨自住在田邊的祖厝。

我發誓,我從來沒有奢望能有今天這樣的蛻變!
而這都要感謝那些默默成長、呼吸的小傢伙們。

你也知道,宜蘭,好山好水,好…..??
所以,我玩起泥巴。
而這黏呼呼的泥巴,悄悄治癒我千瘡百孔的靈魂。
從一顆0.1cm大的黑色種子,經過我非刻意的照料,茁壯成美麗芳香的薰衣草….
我小小的世界一陣天旋地轉,欣喜若狂!
我感受到自然界堅韌旺盛的生命。
我重新看到希望。
我也從濕軟的泥土,感受到土地的溫柔….
你看,這小小的種子,要改變我居然易如反掌。

這股溫柔,我也在九推看到了。
是你們,給了我溫柔而堅定的力量!
在九推,我大笑,也大哭過。
更重要的,九推給我的感動,就如同當初捧在手心的那努力茁壯的生命一般。
就像手心捧著小青蛙,牠旺盛的生命、衝撞我的掌心… .
小小嫩嫩的芽苗,衝破硬殼、厚厚的泥土,迫不及待要向世人宣告它的存在!
我們也是,在這樣兵荒馬亂的世界,用對自然的愛來為這世界修補美麗的色彩。

此刻我的心是滿足的,是柔軟的。
走入荒野,才能遠離塵囂誠實面對自己,和自然相處,和海談戀愛。
謝謝荒野。
我學會用各種角度,用柔軟的心去看待每件事情。(每件事的發生都有它的歷史…)
更棒的,我的學生們,不管是小學、國中、高中,也都分到荒野的福氣!
在升學壓力之下,開啟了自然之眼,開始欣賞、認識、愛護腳底下所踩的泥土。

這幫小孩長大,一定了不起!
謝謝荒野,謝謝所有默默付出的人們。
世界因你們而美好。
仙女因你們而充滿勇氣。

我真的很愛很愛你們。

p.s. 三~六的活動我都不能參加,很怕你們忘記我!
     附上"憤怒的時代"玉照一張,不准把我忘記!!!!  (淚~)

創作者介紹

荒野保護協會推廣講師

sowbeau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