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2010/3/18

在莫拉克颱風後,一次次涉水到成為水鄉澤國的林邊、佳冬,屏東縣長曹啟鴻感慨萬分地說,「大家眼中只看到GDP的提升,卻沒人想到之後所要付出的代價和後果。」土地負荷已到壓垮駱駝邊緣。( 實地勘查高屏溪互動地圖,立即前往www.cw.com.tw/issue/2010river )

攤開高屏溪沿岸「盡地利」政策背後這本 帳,發現在高風險地區用「人定勝天」的力量開發,投資人、政府,都要付出沈重代價。在加劇暴雨的天災災情背後,是長期被忽略的五大「人禍」。

人 禍一:高成本、高風險的觀光產業。

「寶來溫泉區很多飯店就蓋在河道旁,」水利署副署長陳世榮說。高屏溪原為縣府管理河川,一九九八年中央經濟部水利署接管時一家家的溫泉飯店已是既成建築物,「當初縣府為何會准許業主蓋?連我都很訝異!」他 說。以往為追求成長,政府「順應」地方民情,大量投入公共建設,進而鼓勵更多人進入高危險地區非法開發的惡性循環。

人禍二:甲仙種錯了芋 頭?

台灣大學土木系榮譽教授洪如江指出,土地即使沒有人類介入也會自然崩塌,但美國研究顯示,若把森林砍了,崩塌機會增加十倍,開路上山後崩塌會增加一百倍。翻開甲仙地圖,旗山溪沿岸河川地所開墾出的農地,所佔面積不到全鄉五分之一,可耕地小,而山芋的種植又選地嚴苛,必須不斷換地耕作以保 持地力。

有「芋頭故鄉」美譽的甲仙,因為地力耗盡,早已從芋頭生產地,轉型成為集散地。「農民種不利山林的作物,就是因為都會地區有市場、有需求才會擴大供給,」除芋頭、竹子外,當地文史工作者游永福說的還有生薑以及山上的梅李等果樹,高經濟價值但不利山林的農作物。

人禍三: 竹林抓不住泥土

多年來,竹筍一直是甲仙重要農作物之一,近年因竹筍賤價而逐漸沒落,但「竹林若未好好經營管理,確實對水土保持相當不利,還會迅速搶地拓展,」一位林務局官員含蓄地說。全台栽種竹子面積超過十五萬公頃。錯誤的造林種下惡因,多年後惡果完全顯現。鬆土、淺耕、沒有抓地力的樹,讓高屏溪上游一遇暴雨,就坍塌。

人禍四:在山頂平台開墾

農業上山和生態旅遊,將對台灣山林造成另一波嚴重災難,生態學者陳玉峰 多年前就如此預言,「因為我們的開發是超過環境負荷的運作方式,」他說。不幸的是從賀伯颱風之後,土地超限利用情況從未改善。

人禍五:越域 引水

莫拉克颱風過後,不僅民族村房屋建築泰半沖毀、小林村慘遭滅村,勤和村也因上游的堰塞湖潰堤而被大水淹沒,成為在八八水災中傷亡最慘重的區域,連在勤和村旁進行越域引水工程的工作人員都有十四人滅頂失蹤。讓反對越域引水工程的團體更加堅持和施工無法脫離干係。

台灣大學土木系教授林銘郎說,在氣候變遷、天然災害頻傳下,台灣人必須跳脫傳統思惟,「低頭讓路才有活路,」他說,「河水走的路讓它走,人不要再搶路。」

創作者介紹

荒野保護協會推廣講師

班卡拉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