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趕快幫忙上網連署拯救國家公園並轉寄給朋友,
有時候很多權益及生態環境就在不知不覺中被剝奪了
幸好有子凌及其他許多環境鬥士為台灣的環境努力奔走中
 
趕快上網幫忙連署吧,並耐心讀完全文,沒有政黨分別,只有愛台灣的心
 

-----------------------------------------------------------------------------------
Subject: 【邀請連署】腫瘤醫學部一條街外的國家公園法 / 蠻野子淩
To:

國家公園危機再現!連署【監督520國家公園法修法】連署網頁
http://campaign.tw-npo.org/campaign///sign.php?id=2009051900064100
 

腫瘤醫學部一條街外的國家公園法 /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林子淩

時間 : 98.05.20…一個政客氣息糜爛的日子....  

點一: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立院紅樓202會議室)

    件:國家公園法修正草案審議 國家公園法61.6.13公佈後至今N次的修正提案...

此次,國家公園法修正草案並不似農村再生條例促參法修正草案需背負著兌現馬總統愛台十二建設競選支票的沉重包袱,但主管機關卻提出如此誘發國家公園核心保育區開發病變基因的修正草案!             

審議現場主席吳育昇委員強調本修正草案的急迫性?

原住民立委們難得一致肯定本次政院修正草案將原基法剪貼植入國家公園法條?

其他立委老套的簽字留名不留人,登記發言的委員穿插式的提到國家公園相關問題的不到三分之ㄧ。

會議堅持從頭到尾的僅有無法脫身的主席吳育昇委員和歷次與子淩為國家公園議題努力不懈的林淑芬委員;另外感謝從前一天就大力為此次修法奔走請託內政委員會委員為民間版本提修正動議案的田秋堇委員、後來從其他委員會趕來加入的陳節如委員、陳瑩委員和前一晚人在屏東就被子淩電話追緝520一早又趕回立院的潘孟安委員,都堅守到國民黨立委最後無人留守在會議現場,主席不得不宣布散會下,方阻止了當天的草案進入逐條討論,爭取到隔日林淑芬立委協助完成連署提出民間版修正草案。

回想總統選舉期間,馬英九的競選幕僚人員曾問子淩:「為何國家公園等環保議題只找民進黨,不找國民黨?」,我回答:「我沒有黨派之分,如果有願意關心國家公園等環保議題理念的國民黨委員,民間團體非常樂意努力去爭取溝通合作機會。」;我請他給我幾個名單,他想了想、、、回答子淩說:「好像想不出來可以推薦哪些委員願意與民間團體共同為環境議題努力合作、、、」。

 

地點二:台大醫院小兒血液腫瘤科、腫瘤醫學部

    件:小女孩半年來經歷12次化療及剛結束連續25天放射治療後的回診...

人群聚眾的角落旁,小女孩頭戴假髮、嘴戴口罩一個人孤單的坐在門診室外候診,怎會有媽媽如此忍心讓罹癌的小女孩一人面對腫瘤科醫師?這個該譴責的母親正是在立法院困戰的蠻野子淩。

近一年來立法院各委員會諸多重大爭議法案:如農村再生條例、宗教團體法、國家公園法、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與集會遊行法等修正案、、、如癌細胞般突變而出,接近本會期的尾聲,更是如癌症末期般的快速流竄蔓延!!!

15年前失去了罹癌的二女兒時,曾和孩子的父親討論:我們還能為孩子們努力什麼?還能為孩子們留下什麼?

女兒的父親投入多年的田野調查工作,製作了"來自台灣底層的聲音"土地的紀錄;它是一個從南到北記錄台灣即將消失的聲音,用有聲、文字和影像,提出一個解釋台灣聲音的態度,這個態度是,我們相信聲音是歷史的一環,而歷史的書寫可以是以人民為主體的,裡面揉進了聲音與生活、聲音與土地、聲音與人民 、聲音與社會的多層互動,從聲音的紀錄中我們看到的是這塊土地的喜、怒、哀、樂,以人為出發尊重人民的生命哲學與感情,雖是鐵定不賺錢的計畫,但我們自己知道是什麼樣的巨大驅力,使我們一直不願意放棄,歌以傳情、推動聲音歷史紀錄工程的公司有可能會倒閉,肉身終究會腐化,流轉在歷史恆河裡的,唯有人民的聲音、人民的真情至性。

這個在台灣出生長大的韓國人,給我一個堅定的努力目標 :【留給孩子們真正的台灣】。

再次面對小女兒又罹癌的嚴酷考驗,除了不放棄為女兒的生命努力,更堅定了【留給孩子們真正的台灣】的目標。近幾年來,投入國家公園等土地議題,正逐步帶領我實踐理念。

 975月立院會期的國家公園法修法,透過各界的同心協力阻擋了前次地方政治勢力藉由民意代表欲透過修法崩解國家公園;之後,內政部雖然從善如流的退回了該次的修正草案版本,也兌現了其辦理修法公聽會的承諾,但此次卻提出未見反省反而更讓國家公園核心保育區大鬆綁之修正草案。例如:修正草案第13條、第16條、第18條在史蹟保存區、特別景觀區、生態保護區將一向被經濟政策導向定義曖昧不明的公共 利益開啟為可排除管制禁止行為項目之後門;另第19條及第20條將史蹟保存區、特別景觀區、生態保護區之許可行為又再增訂其他主關機關公告之事項的空白授權條款;甚至草案第二十二條又將史蹟保存區、特別景觀區及生態保護區禁止行為鬆綁;依其法條區內既有之土地使用、民眾行為,得於各國家公園計畫保護利用管制原則另定允許使用項目及行為,不受第十六條至第二十條規定之限制。未來只要透過各管理處修訂其保護利用管制原則,即可排除限制史蹟保存區、特別景觀區及生態保護區的禁止行為。

整個草案的實質內容大開保護與管制的後門,變相允許各種開發行為,不僅完全違背國家公園的設立宗旨,遠遠不如原有國家公園法的保護強度,而且將更進一步扼殺早已岌岌可危的台灣維生系統-中央山脈保育軸。

98.6.3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國家公園法修正草案將進入逐條討論,懇請各界連署催促全體立法委員支持我們透過林淑芬委員提案的民間版本,否則至少維持現行法條,不要冒然通過行政院版本。

創作者介紹

荒野保護協會推廣講師

★跟著柚子去旅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請幫忙宣傳
  • 轉貼:不願意面對的真相之美國牛內臟絞肉


    (一)揭發真相,認清事實

    吃美國牛內臟的得病機率只有"百億分之幾"嗎?衛生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算出吃美國牛內臟得到新庫賈氏症的機率為百億分之1.5。然而,其計算機率所根據的統計數據---美國只有三頭病牛---卻是錯的,因為美國農業部使用的統計方法根本違反了基本統計學原理。

    以日本為例,從他們發現狂牛症病牛後就對境內牛隻進行全面普查。然而,事實上,美國農業部從未對美國牛進行全面普查,連隨機抽樣調查都沒有,而是只檢查由業者自行認定與採樣的疑似有問題牛隻。其假設是,假如他們在這些牛隻身上找不到狂牛症,那就更不可能在其它牛隻身上找到狂牛症。(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狂牛症諮詢委員會會議紀錄,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ac/06/transcripts/1006-4240t1.htm

    但這樣的假設極不恰當。例如,假設疑似問題牛隻共有八十萬頭,其罹病機率是百萬分之一,而看似健康牛隻共有二千萬頭,其罹病機率是二百萬分之一,則疑似問題牛隻罹病的期望值是0.8頭,而看似健康牛隻的罹病期望值卻是10頭。換句話說,如此一來,即使對全體疑似問題牛隻進行普查,也不見得能找到病牛,但在此同時卻極可能還有10頭病牛沒有被發現。至於,疑似問題牛隻數量與看似健康牛隻數量相比,真有那麼懸殊嗎?的確很懸殊,因為大部分牛隻在健康開始出問題前就被宰殺吃掉了。感染狂牛症的病牛必須等到兩三歲大時,才可能會開始出現症狀,然而牛隻們卻沒什麼機會長到那麼大。「比較年輕的牛隻是會被傳染而且具有傳染力的,然而牠們在開始出現症狀前就會被宰殺供人類食用了。...換句話說,美國沒有發現其它狂牛病牛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美國人已經吃掉所有的證據了。」(Greger, 2003, http://www.organicconsumers.org/madcow/greger123103a.cfm)

    事實上,美國發現的第一頭狂牛症病牛,就是一隻看似健康的牛。根據美國的新聞報導,牧場工作人員David Louthan表示,那是頭"perfectly good walking cow",之所以會被送去檢測,「完全是巧合」(just a fluke):當他發現那頭牛被誤送到拖車上時,因為趕著下班,懶得再把牠帶出來,就直接用槍把牠殺了,所以這頭牛才會陰錯陽差地被送去檢測。後來這位員工由於害怕自己染上狂牛症,因此到處寫信告知此件事情的真相,結果沒多久就被牧場解雇了,USDA(美國農業部)人員還到他家門口守候,甚至有配槍的USDA人員把他帶到車上質問「你到底想怎樣?」(What do you want?)(2004年2月6日,http://www.msnbc.msn.com/id/4198248)

    另有一種說法認為「至今沒有任何人或任何案例,因為食用美國牛肉而得狂牛症」。(http://www.udn.com/2009/10/28/NEWS/NATIONAL/NATS6/5218491.shtml)然而,這是事實嗎?

    請參閱"First North American death of Mad Cow disease reported"(http://www.mapcruzin.com/news/rtk080802c.htm)一文。該文作者是加拿大人,講的是剛好發生在他家附近的北美洲第一位被提報的狂牛症致死病例(人)的故事。這個病例在過世好幾個月後相關的新聞才爆發開來。由於這個病例是在過世之後才被檢驗出死於vCJD(新庫賈氏症或人類海綿狀腦症),但是當初用來醫治此病例的內試鏡後來也被用在其他七十幾位病患身上。由於vCJD會經由輸血傳染,醫院害怕將來被這些無辜的病患控告醫療疏失,因此主動通知這些病患相關的風險,整件事情才爆發開來。

    或許您會說這是發生在加拿大的故事,與美國有什麼關係嗎?有的,因為美國也是一樣,並沒有強制規定醫師與醫院一定要提報疑似的病例。「美國疾病管制局並沒有實施全國性的規範來要求醫師與醫院提報此病的病例。」(Steve Mitchell, 2003, http://www.rense.com/general47/spor.htm)

    另外,請看看美國第一位因狂牛症致死的病患的相關新聞報導,如下列網址:http://edition.cnn.com/2004/HEALTH/06/21/madcow.patient/

    這位小姐於2004年過世時,正值25歲的花樣年華。她於1979年出生於英國,於1992年移居到美國,於2002年四月被診斷出疑似罹患vCJD。在那之前,她已吃了大約10年的美國牛肉了。

    當然您也可以說她不是因為吃美國牛致死的,而是因為吃英國牛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因果關係要如何推論,那是您個人的自由。但我只相信客觀的事實:她死於vCJD,而她吃了大約十年的美國牛肉。

    附註:vCJD潛伏期為7年以上,可參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網頁,網址為http://www.tlri.gov.tw/Info/News_Detail.asp?RID=12449

    (二)破除迷思,拒絕美牛

    對於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來說,制定各項法規的基本精神必須以保障個人人身自由為原則,然而,若個人自由會影響到他人的自由,就必須予以限制。簡單地說,亦即,個人自由必須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前提。

    日常生活中有太多不好的東西會對人產生負面影響,公權力不可能全面介入干涉個人的私生活,除非此個人行為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權益。例如,喜歡熬夜作息不正常或不喜歡吃蔬菜等等生活習慣也會致癌,但民主政府不會立法禁止熬夜,也不會規定每人每日一定要吃五蔬果否則要罰款等等,因為這些行為不會影響到其他人,除非熬夜不睡時製造噪音影響到別人安寧。

    在此共識之下,我們便可就下列事物逐一探討:
    1. 檳榔:個人嗜吃檳榔會導致口腔癌,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介入。
    2. 酒:個人酗酒除了傷身外,酒後開車會造成公共危險,因此明令禁止並取締,有些國家甚至禁止在室外公共場合喝酒,例如澳洲。
    3. 香菸:個人抽煙除了傷身外,二手煙對旁人的毒害更嚴重,因此我國已明令禁止在公共場合抽煙。
    4. 牛肉:個人嗜吃牛肉(紅肉)可能會增加罹癌的風險,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應介入也沒有介入。
    5. 美國牛絞肉:個人嗜吃美國牛絞肉具有罹患狂牛症的風險,然而狂牛症變性蛋白已被證實會經由輸血傳染,而且美國牛肉與其他牛肉無法輕易分辨,牛絞肉更可能混入其他食品加工品(例如火腿、貢丸、素料等),使所有國人皆暴露在狂牛症的風險之中,那麼,公權力應不應該介入呢?

    美國牛的情況,若真要以菸酒來作比喻的話,那就好比是某一特定品牌所出產的酒,有一定的比率有問題,喝了可能會死人(例如在某種機率下會混到工業酒精),而且也確實有人因此喪命。那麼,在該品牌無法保證也無法做到百分百安全的情況下,我們會允許其在市面上販售嗎?當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到絕對百分之百安全。但是,一個有理智的人會想辦法提高自己吃的東西的安全機率。如果我們已知紐、澳等國的牛肉甚至台灣牛的牛肉的安全機率比較高時,何以要讓自己屈就於比較不安心的食物?

    即使台灣人吃美國牛得此病的機率低到微乎其微,那麼台灣牛得此病的機率呢?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畜牧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餵食牛隻?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飼料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混入飼料之中?吃了之後,反正潛伏期很久,又不像急性腸胃炎可以馬上被人發現?因此有太多的環節可能出問題。台灣的執法效率、敬業精神、職業道德、飲食文化、甚至人種基因,都與歐美不同。等台灣牛也淪陷了之後,我們就不用為了美國牛在這邊爭辯了。

    至於台美利益交換的問題,如果我們現在對美貿易的順差就已經很多,那麼有必要退讓以獲得什麼更進一步的利益呢?就貿易上的利益來說,頂多是某些對美出口商藉此可減少關稅等相關出口成本,那麼,除了這些出口商,以及有買相關公司股票的人以外,其他人能得到什麼利益?即使相關公司的員工,也不見會因為大老闆賺更多錢而跟著加薪,其他普羅大眾就更不用說了。另外,若將此歸因於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範,那就更說不通了。中國、紐西蘭、澳洲等其他國家也有加入WTO,但卻可以堅守自己的主權,拒絕開放美國牛絞肉進口。

    話再說回來,除了全面的食品安全疑慮(除非有人此後絕不再吃任何"加工食品")與輸血安全疑慮(除非有人一輩子都不會用到別人輸的血)之外,我們為了讓這些大老闆們賺更多錢,還要付出什麼代價?麥當勞等大型連鎖速食店的酸油事件,造成了多少清白的小店家(例如炸雞排、鹽酥雞、臭豆腐等)生意跟著一落千丈?更前一陣子的中國毒奶事件,造成多少清白的麵包店跟著倒閉關門?這就是為什麼這次國內有那麼多牛肉相關商家或產業公會急著建立自己的認證方式以撇清關係,但開放有疑慮的美國牛絞肉與內臟進口後,這些商家生意難保不會受到波及。

    政府本就不該為了發展經濟而犧牲民眾安全,更何況如果並不見得有利於全民的經濟發展呢?

    (本文作者放棄一切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歡迎任意使用或轉錄,不用註明出處。)